第二百四十三章 暴露

作品:《难言之瘾

    闻亦荣下楼,带着曹树离开。

    两人坐上车,曹树才问他“你不留下来安慰她吗”

    闻亦荣就像没听到曹树问的话,捏着他的下巴左右看了看,皱着眉头说“伤得挺重的,我先送你去医院看看吧,万一打出脑震荡了怎么办”

    曹树挡开他的手,说“我这点小伤没事的,养一养就好了。况且现在大晚上,没有医院开体检点子了。”

    闻亦荣直接开了车。

    曹树又说“你们毕竟是夫妻,她还怀着你的孩子,你在这时候包和我一起,她肯定会不高兴的。女人怀孕的时候最艰难,你多顺着她一点,哄哄她,安慰安慰她,说不定你们的关系就缓和了。”

    曹树说得认真,是真的担心闻亦荣。如果不是急需要钱,他也不会出来做这种事。他年轻的脸蛋上,秀气的眉毛挤成一团。

    闻亦荣腾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脑袋,说“你看她那冷静高傲的样子需要我安慰吗你年纪轻轻的别把自己弄得像个老妈子。”

    曹树双眼放空,似回想起什么,便又淡淡地说了一句“恐怕只有你痛苦不幸,才能安慰到她了。”

    闻亦荣笑起来“你是个明白人。”他话风一转,说,“不过我没想到他们会对你出手,今天你挨了揍我很抱歉,我会在费用里面给你加十万,算是对你的补偿。”

    听到钱,曹树笑起来,不过他这一笑牵扯到脸上的肌肉,又疼得直哼哼。

    闻亦荣看着他,在心中感叹还真是单纯可爱,容易满足。

    如果天下的人都像他这样容易满足,就会放许多麻烦。

    经过这一闹,林家和舒家就算是彻底撕破脸,不过林家有爷爷坐阵,林家的人对舒毓倒还客气。

    闻亦荣有爷爷撑腰,即使林家的人恨不得把他赶出去,却不得不保持表面和平。毕竟林家产业的大部分股票还掌握在爷爷手里。

    舒毓自从被闻亦荣当成人质,向舒健交换曹树后,心里就极度不平衡。

    所以在第二天,她就打电话约了苏臻。

    苏臻接到舒毓电话时,只觉得脑壳阵阵抽痛。

    绑架下药的事情才过去没多久,她怎么还有脸找上自己

    苏臻听舒毓说要约他喝咖啡,想也没想就在电话里拒绝了她。

    可舒毓契而不舍,说有重大的消息要告诉苏臻,他若是不来就会后悔一辈子。

    苏臻心想,她每次找自己都是这个借口,已经听腻了。

    苏臻说不想听不想去,舒毓说“你不听会后悔的。”

    总之,到最后苏臻还是答应去见她。

    见面地点,还是上次苏臻被药倒的那家咖啡厅。

    苏臻收到地址的时候,忍不住在心里翻白眼你就不能顾虑顾虑我的感受,换一家咖啡厅吗

    但好再这次舒毓没有提前给他点咖啡,否则苏臻一定掉头就走。

    “长话短说吧,你找我来有什么事”苏臻坐下来后就直接了当地问道。

    舒毓说“我今天找你来不为别的,只想和你说说闻亦荣的事。”

    如果让苏臻知道闻亦荣根本没有消失,而是一直伪装成林静宣,不知苏臻会有什么反应。

    虽然林静宣是自己的男人,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舒毓仍然体会得到苏臻对闻亦荣的感情有多深。

    想想他用情如此之深,若是知道闻亦荣一直在骗他,多半会暴走吧

    苏臻怎么能忍得住不去找闻亦荣对峙

    既然闻亦荣百般羞辱她,那她也没有必要再帮他守住这个秘密了。

    他们闹起来,她才痛快。

    苏臻一开始还懒懒散散,对舒毓的消息爱听不听。但当他听到舒毓提到闻亦荣,他的两只耳朵便竖了起来,集中了注意力,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坐直了。“你想跟我说他什么”

    苏臻心里其实很忐忑,难道舒毓已经知道林静宣的秘密了

    如果她以此为要挟,让自己帮他办事,自己是否要答应她

    亦或是她会借此大作文章

    苏臻心中思虑万千,表面上却十分冷静“他已经消失了,你现在跟我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舒毓说“看来那件事他还没有告诉你呢。”

    “什么事他又是谁”苏臻变得十分戒备,舒毓每说一句话,他都会把她的话一字一句在脑子里拆分重组过好几遍。

    生怕自己又着了她的道,被她利用。

    苏臻的反应让舒毓心情大好,捂嘴着浅笑几声,随后才说道“难道林静宣就没有告诉过你,闻亦荣根本没消失吗”

    她是在试探自己还是真的确认了

    不管是哪一种,苏臻都只能按兵不动,他挑眉看着她“你在说什么笑话呢闻亦荣的消失,是我亲自见证的。”

    可他不自然的说话方式,却泄露了他的情绪。

    苏臻的表演很完美。

    舒毓以为是自己的话刺激到苏臻,便继续说道“闻亦荣不但没有消失,还占据了身体的主导地位。他把自己伪装成林静宣,欺骗我,欺骗林家人,也欺骗了你。别以为你在他心里有多重要,他不照样瞒着你吗”

    “你在他心里不过和我一样,是玩过就能丢的东西。现在他有了曹树,甚至不再多看你一眼,你就别再自作多情了。”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苏臻。

    她想在苏臻脸上看到诧异、震惊、愤怒、受伤,亦或是别的什么表情。

    可是苏臻的眉眼却舒展开来,平静地看着他。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诧异、震惊、愤怒、受伤的神情。

    他甚至对舒毓的话没有任何反应,就仿佛他刚刚听到的,不过是一段无足轻重的八卦。

    “你你早就知道了”

    苏臻看着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他并不清楚舒毓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自己承认,是否会给闻亦荣带来麻烦

    所以他在一阵沉默之后,失声笑道“舒毓,你在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虽然苏臻嘴是否认,可舒毓心里却很清楚,他就是知道了。

    “难怪你肯死心蹋地的给他做司机,原来你早就知道。只有我可笑的以为你什么都不知道,还来向你炫耀”

    苏臻还是那句话“舒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不会是因为你怀孕心情不好才编故事来骗我的吧。”